Actor

周遭满是欢喜,我只顾着心疼。

【舟渡】今晚月色真美

大噶好我系周更袁隆平,我又来产粮了
好吧其实是咕了一个星期的中秋贺文

喜欢的话可以劳烦下您了解一下我之前的文章嘛(虽然说现在文笔渣的要死orz但是我会努力的x)

有ooc欢迎指出,也欢迎太太们指正

文笔不好见谅了(;´༎艸༎`)

给小红心和小蓝手滴都是大宝贝!!我爱你们!!

有文力了我就码车!!咕了尔晴我老婆!!

那开始啦

  范思远案差不多该收尾了,骆闻舟安排好一众孩儿们该干嘛干嘛,便撒手不管了。
  之前骆闻舟还在想,等这个什么画册计划结束了,费渡也该回去了。

  “没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

  想着心里又是一烫,从未见过费渡用如此神情跟自己说话,不是面具般的笑,只对他一人展露过。老流氓骆警官悄悄红了耳根。
  不行,不能想了,再想就该是限制级了。

  空气中飘过杀猪般的五环之歌,强力清空脑子里的黄色废料,骆闻舟清了清嗓子接起电话。

  是费渡。

  骆闻舟腹诽这小子该不会是知道刚自己想的啥了吧。

  “师兄今晚我可以约你吗?”

  “……?脚好利索没?没好利索就乖乖在家躺着。”脚没好利索不能折腾的太厉害。

  “就回趟燕公大还个资料。我来接你下班就直接过去?”

  “……行吧。”

  “好的师兄我爱你。”

  旁边的郎乔悄悄凑过来:“父皇这是给儿臣找了个母后?”

  “不该听的别听,一边呆着去。”

  尾巴早就翘天上去了,郎乔小声嘀咕。

  今天的骆闻舟心情格外好。

  刚出门骆闻舟就看见了费渡杵在门口,一身英伦风的学生行头,发丝慵懒地蜷在耳后,平日里那股纨绔子弟的气息敛得一干二净,不清楚内情的还以为这是谁家的高材生,骆闻舟清楚得很,这个万恶的资产阶级,一件衬衫就能抵上自己一个月工资。也许是脚踝还有些许不适,费渡斜靠在车门边上,手里把玩着一张罚单。

  “啧,这是哪个小王八蛋开的改天我削他。”

  “得了吧大公无私的人民公仆,”费渡的桃花眼中带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点钱我又不是交不起。”

  “……”翅膀硬了啊还学会顶嘴了。

  还没等骆闻舟发话,费渡早就钻副驾驶上了。

  到了燕公大,费渡轻车熟路地摸到档案室。
  “哟,费总什么时候沦落到要偷偷摸摸地进来了。”
  “嘘,”费渡轻轻往骆闻舟嘴唇上贴了一下,“封口费。还完了,走吧。”

  溜出来已经是晚上,月影浮动,今天是十六,大学生也陆陆续续回校了,这所学校转眼又鲜活起来,有的人走远了,有的人加进来,一切都是沉默而庄重的,入校的宣誓,犹在耳畔。骆闻舟不禁想,自己念大学的时候怎么也没想着找个人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这下倒好,栽费渡这个妖精手里了。

  “师兄不逛逛吗?”费渡拉着他的手,嘴上是询问的语气,其实早就逛开了,“就当是重温大学时光?”
  “就溜两圈,你腿还没好全,可安分点吧。”

  旁边跑过两个来夜跑的小姑娘,嘻嘻哈哈地在讨论些什么。
  “他们说你看月亮的时候,老公们也在看,你们就刚好对视啦!”
  “15515但是我的老公是纸片人怎么办”
  “……那没关系,拿出手机!你赏你的月,我赏我的白月光!”
  一瞬间骆闻舟有种过电的感觉。

  “师兄啊,”费渡偏过头去对骆闻舟说,“今晚月色真美。”
  “我死而无憾。”
  费渡愣了愣,有点意外,骆闻舟这个性别男爱好男的正直汉子是怎么知道这些个撩小姐姐的梗的。
  随即又勾唇笑起来,花花公子的气息不再收敛,一把勾住骆闻舟的脖子,故意在脖颈间撩拨,轻轻在耳边呢喃“行啊,今晚就让你死我床上。”

——End——

Ps:部分文字来自北大校长演讲以及默读原文。

评论(6)

热度(59)